時間博客
春風得意馬蹄急
2014-02-20
浪琴康鉑系列腕表是浪琴專爲精彩的賽馬亮相時刻所佩戴的腕表。

< 1/3 >

馬在世上衆多的歷史文化中,與人的印象一向以自强不息、勇往直前的正面形象居多。馬術、馬球等運動,更是少數人與動物共同和諧參與的運動項目之一,其對于時間的掌握要求更促進了與馬有關的專業時計的誕生。隨著不斷發展,馬絕不是時計的附麗之花,它在時間的表現形式中留下了各種或有形、或無形的印記。

JAEGER-LECOULTRE積家 大型超薄雙面翻轉腕表
撰文:Monica鄭瑜

提及JAEGER-LECOULTRE積家的Reverso大抵已經達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程度,這款1931年專爲駐扎在英屬印度殖民地幷熱愛馬球運動的英軍軍官設計誕生的經典表款至今長盛不衰,成爲積家衆多暢銷表款中的上游之作。

當初爲防止馬球運動中的劇烈衝擊使腕表破碎,積家的製錶師們攻克難關,發明了著名的可翻轉表殼,金屬表背翻轉在外以抵抗撞擊,從而更爲有效地保護內在錶盤和玻璃表鏡。這項偉大的發明不僅在馬球運動的實戰中名副其實的經受住考驗,達到了運動愛好者的需求,更同時因其整體簡潔綫條和長方形標志性表殼的裝飾藝術風格而獲得空前成功。繼而在不久後,積家的腕表愛好者開始競相以圖案雕刻、字母組合或自己的徽章來對這款全新表款進行個性化定制,賦予這款腕表更多元化的設計訴求,Reverso至此開啓其與馬球運動之間熠熠生輝的不解之緣。

2013年,積家推出新作Grande Rever so Ul t ra Thin Duoface大型超薄雙面翻轉腕表,這枚背面顯示第二時區時間的超薄表款整體設計理念立足于Reverso最本原的精神,充分浸淫于積家悠久的歷史與文化血脉之外,還運用一項可追溯至1994年的卓越技術,即依據Duoface理念、將不同的時間顯示于不同錶盤的機芯,一種煥然一新的第二時區顯示方式,至今仍爲積家獨家專有的機械技術突破成果——積家854/1型手動上鏈機械機芯,無怪乎這枚雙面翻轉腕表一經問世即令腕表愛好者們趨之若鶩、情有獨鐘。

腕表的正面完全忠于原型表款風格,鍍銀錶盤配以棍形時標,幷用金色的劍形指針指示時間,“REVERSO”的字樣嚴格保持了1931年的首款可翻轉腕表的拼寫方式,6點位附帶的小秒針顯示始終彰顯高雅格調。當翻轉表殼(大概Reverso腕表最大的魔力即在這翻轉一瞬間的期待與驚艶吧),以扭索巴黎釘頭紋裝飾的黑色錶盤,反差鮮明的顔色給人强烈的視覺衝擊,12點位的大錶盤用以顯示第二時區時間,互爲映襯的6點位小錶盤左右兩側分別帶有“NIGHT”和“DAY”的字樣,標識出24小時黑夜白晝。此外,表殼側面嵌入一枚全新按鈕,能够以一小時爲單位便捷地對第二時區時間進行設置。該款腕表同時備有18K 玫瑰金款和精鋼款可供選擇,滿足不同愛好者需求。

PIAGET伯爵 Piaget Polo系列腕錶
PIAGET伯爵與馬球運動的真正淵源可追溯至品牌的第四代傳人伊芙•伯爵(Yves Piaget)先生,馬是他最爲鍾愛的動物,而他更爲馬球運動所深深吸引。伊芙•伯爵先生曾經對這一運動有過一段精彩的描述:“這一皇室運動華麗而高貴,無論是選手抑或觀衆都要具備極高的修養。不僅如此,馬球比賽規則極爲嚴格,要求球手精密計算時間,這同伯爵對自身的精准品質和‘永遠做得比要求的更好’的品牌精神不謀而合。”

精確計算起來,1979年是緣分的正式開始,伯爵在這一年推出Piaget Polo腕表系列,從名字的定義中即直截了當地顯現其與馬球不可分割的聯繫,但與其他品牌相區別的是,這個系列的腕表幷非從最初即爲現場運動而設,却更多是從馬球運動的優雅氣質中汲取靈感,所以腕表的整體設計元素中充斥著高貴與華麗的審美情趣,試圖與貴族運動的優雅風格相契合。在這樣的特殊情愫下,首度推出的腕表系列就在硬朗流暢的黃金表殼內糅合了超薄機芯的特色及專業腕表的精湛技藝,將錶盤和交替拋光、霧面打磨的錶帶連成一體,鑲嵌鑽石與雕刻裝飾,猶如一枚超越性別之美的奢華手鐲,問世伊始毫無例外地成爲當時上層名流的摯愛之選。

隨著歲月流逝,Piaget Polo也在與時俱進地進行著演變,2001年以嶄新風貌面世的Piaget Polo爲全新錶盤配備了數字時標與日期窗口,增添前衛風格;2007年,革命性地搭載608P的浮動式陀飛輪腕表震驚表壇;2009年,伯爵以更加運動風格的手法整合而推出新系列Piaget Polo FortyFive,幷以寓意著馬球比賽全長45分鐘的45mm大型表殼來紀念該系列最初誕生時的靈感來源而作爲真正回歸,除此之外,更有鈦金屬表殼的新表問世,雖然在不斷的演化中,Piaget Polo的外觀似乎越來越典型地適用于運動風格的佩戴,但一些經典元素的使用亦從未放弃,比如拋光與磨砂交替的飾面,錶帶、表殼同表圈一體成形的完美結合等,種種新作都閃耀著時代印記的歷史遺澤,獨特的風格一脉相承。
CARTIER卡地亞 Tank Basculante翻轉腕表
作爲馬球文化的倡導者,卡地亞與馬球文化的聯繫更能從衆多歷史性賽事上窺見一斑。兩者的首次結緣起源于1985年,卡地亞國際馬球賽于溫莎皇宮精彩上演,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與菲利普親王親臨比賽現場,幷爲冠軍隊頒發獎章。此後卡地亞就不斷將這項運動傳遞至世界各地,幷積極傳達出馬球文化所蘊含的積極進取和優雅卓越的運動精神。如同,在瑞士度假勝地聖莫裏茨盛大舉行的別具冒險精神的雪地馬球賽;在中東巨賈阿裏的私人沙漠棕櫚馬球場啓動了充滿异國風情的卡地亞草地馬球賽,展現王者運動的非凡魅力;2012年10月,“卡地亞國際馬球中國挑戰賽”在位于北京溫榆河畔的唐人馬球馬術俱樂部鳴金開鑼。借助卡地亞馬球文化倡導者的風範,中國的馬球愛好者得以在金秋十月的北京欣賞到“王者運動”的生機盎然。北京,也因此成爲繼英國溫莎皇宮、瑞士聖莫裏茨和阿聯酋迪拜之後,卡地亞國際馬球挑戰賽全球之旅的嶄新一站。由此,卡地亞長久以來始終鼎立支持馬球——這一享譽世界的“王者運動”,與衆共享其中的速度與激情、精准與技巧的價值理念。
MONTBLANC萬寶龍 尼古拉斯凱世系列
1821年,被譽爲現代計時技術之父的尼古拉斯•凱世發明了世界首款計時裝置,幷于巴黎賽馬場上完成了實地測試。這個特殊的計時裝置當時正是爲賽馬運動而設計,它的外形是一個長方形的木盒,在木盒中的面盤上嵌有分針與秒針兩個計時轉盤,轉盤之間則固定有墨水針,對比于現
在的計時腕表外觀可謂差距甚大。但是正爲了紀念這位計時之父的獨創精神,MONTBLANC萬寶龍于2008年首次推出了尼古拉斯凱世計時表系列,幷沿襲原創的轉盤設計而非常規的指針顯示方式,從此奠定了萬寶龍在計時製表技術上的領航地位和高級鐘錶道路上堅定不移的發展方向。

2013年,品牌發布了全新尼古拉斯凱世系列晝夜時間計時碼表,最具獨創之處是小時顯示采用兩枚轉盤相叠方式呈現,使之不但能够顯示目前小時,還能够顯示這個小時屬于白天抑或夜晚。夜幕降臨時,小時數字顯示深藍色,而白天則是銀灰色數字,佩戴者在輕鬆讀數的同時亦能輕易分辨夜晚與白天。腕表整體外觀設計依然遵循尼古拉斯凱世家族成員的優質血統,追尋著該系列創立之初的燦爛歷史遺澤。
HUBLOT宇舶 Chukker Bang限量腕表
HUBLOT宇舶一直熱衷參與到世界各項體育賽事中,或許競技場上的激情與速度、活力與精准正契合宇舶所推崇的製錶理念。繼籃球、足球之後,馬球運動成爲又一項與宇舶聯盟的體育項目,2011年,宇舶專門爲格斯塔德馬球金杯賽推出的限量腕表Chukker Bang,更是將馬球運動的經典元素與瑞士腕表技藝完美融合。

在這款限量表款中融入了諸多專爲馬球運動而設計的獨特元素,延續Big Bang系列的44mm大尺寸以外,表殼上特別配備了鈦金屬護欄,緊密貼合于表圈以保護藍寶石水晶鏡面,幷且是可拆卸式設置,在運動之外也可根據佩戴者的需求隨心拆移護欄,此種貼心設計對于宇舶來說尚屬首例。腕表搭載的HUB1141機芯——馬球飛返計時自動機芯的與衆不同之處在于,7分30秒的計時器與馬球比賽一回合(chukka)時間相呼應,小計時器指針運行一周爲30秒,這也是該款腕表得名爲Chukker Bang的原因。Chukker Bang的鈦金屬版本僅限量發行500枚。

HERMÈS愛馬仕 Arceau Chrono Bridon計時腕表
有趣的是,HERMÈS愛馬仕是唯一一個從其中文命名中就能最直接體現品牌與馬不解之緣的鐘錶品牌,當然,除了鐘錶,愛馬仕的其他産業,手提包、鞋飾、皮帶、絲巾等覆蓋的衆多領域都滲透著馬的元素,成爲品牌真正最具標志性的設計精髓。1837年,品牌創辦人Thierry Hermès在巴黎Grands Boulevards開設馬鞍及馬具專賣店,從此開啓愛馬仕在奢侈品中的精彩旅程。1978年,愛馬仕行政總裁Jean-Louis Dumas,在父親去世後委派爲集團的董事長,愛馬仕鐘錶在瑞士比爾(Bienne)成立。同年品牌推出Arceau表款,即以馬鐙爲設計理念,至此之後,Arceau系列表款雖然不斷發展創新,但從馬術世界中汲取的靈感從未間斷。2013年,品牌推出新作Arceau Chrono Bridon計時腕表,繼承該系列中由Henri d'Origny設計的原創圓形表殼、不對稱的馬鐙形表耳和斜體阿拉伯數字時標經典特色外,該腕表更特別配上bradoon搭帶式錶帶。錶帶上的外翻皮革部分稱爲“勒銜 bradoon”搭帶,幷以獨有的馬鞍針法縫製,靈感即源自馬勒,且配有不同顔色選擇。
Ralph Lauren Ralph Lauren Stirrup系列腕表
以Ralph Lauren先生命名的RALPH LAUREN鐘錶,同樣與馬術傳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1967年,Ralph Lauren先生推出“POLO RALPH LAUREN”正是向典雅優美的騎術致敬,品牌期望以此迎合顧客對上層社會的美好嚮往,如同Ralph Lauren先生所說的:“將想像的生活最好實現。”2009年,作爲品牌馬術傳統的形象表述,Stirrup腕表系列一經推出,即迅速躍居標志性地位。面世至今已誕生的20餘枚同時面向男女的表款,備有各種材質,其中多款更鑲嵌璀璨鑽石。2013年,兩款全新腕表Ralph Lauren Stirrup系列精鋼鏈節小型腕表和Ralph Lauren Stirrup系列鑲鑽鏈節中型腕表再度問世,二者既是精美絕倫的珠寶配件,又是品牌精湛工藝的證明。其中Stirrup Steel Link腕表將小號馬鐙形的時尚造型與鏈節式錶鏈的優雅結合,每一鏈節均精確打造,嚴密扣合,隨人體的曲綫舒適貼服于腕上。而Stirrup Diamond Link腕表是品牌對高級珠寶工藝的摯愛最璀璨的見證,整枚腕表共鑲嵌1,900多顆鑽石,每一顆鑽石均以精緻的珠式法手工鋪鑲而成,將馬鐙造型的表殼與柔軟貼服的全鋪鑽錶鏈完美結合,整個腕表需耗時三個多月方能完成。
LONGINES浪琴 康鉑系列腕表
與馬相關的鐘錶品牌當然還有一個不能不提——擁有超過180年歷史、致力于書寫優雅傳奇幷著稱于世的LONGINES浪琴表,這個發源于瑞士索伊米亞小鎮的鐘錶品牌,其悠長的歷史中過半的時光都伴隨著馬術而生,如今大衆已耳熟能詳的廣告語“Elegance is an attitude”更是由馬術運動中的優雅風範沿襲而來,可謂名副其實的與馬術運動淵源頗深、熱情度最高的鐘錶品牌,沒有之一。

這份熱情可以追溯到1878年,那時浪琴生産了一枚計時秒錶,表背鐫刻了一位騎手和他的駿馬,這款表在隨後1881年的賽道上即廣受騎手和馬術愛好者的鍾愛,它能把時間精確到秒,于當時的技術而言已十分先進。1886年,紐約的體育裁判也已廣泛使用這款時計。至1926年,品牌爲日內瓦舉行的國際官方障礙賽擔任官方計時,從此正式開啓了浪琴與馬術賽馬運動的長遠友好關係。

今天,浪琴參與的馬術運動包括馬術障礙賽,平地賽馬與耐力賽等衆多項目,更是成爲多項知名賽事的官方計時和合作夥伴,比如,馬術障礙賽CSIO與CHIO國家杯的大部分賽事,以及巴塞羅那國際官方障礙賽,迪拜障礙賽冠軍賽,元首杯以及阿聯酋浪琴表障礙賽聯盟等等不勝枚舉。除此之外,浪琴別出心裁之處還體現在,其經常在關注馬術激烈賽事的同時,也不忘場下女士風情的優雅,進而舉辦“浪琴表優雅小姐”的評選活動,使場上場下的炫麗瞬間皆化作永恒。

作爲諸多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平地賽馬運動的合作夥伴,又怎麽能少了一枚專爲馬術而生的腕表呢?所以,浪琴不負所望,打造了一款能在尚蒂伊、香港、英國皇家阿斯科特、和迪拜賽馬場上最精彩的賽馬亮相時刻所佩戴的腕表——康鉑系列腕表。表款承襲馬術運動的優雅精髓,兼顧男士女士的不同佩戴需求而推出三種款式,女士29.5mm款式、男士40mm款式和男士41mm計時秒錶,三種款式又相應地配有玫瑰金、玫瑰金鑲鑽款或者精鋼款,所選的材質都最爲凸顯高貴雅致的DNA特質,以期望無論在賽場上抑或賽事之外,所佩戴的人士于不經意間透露出不俗的生活品位。

上一篇
翱翔腕間的飛行之魂
返回列表
下一篇
宇舶愛藝術 雕刻時光的新未來主義 品牌大使法國當代藝術家RICHARD ORLINSKI全新力作